当前在线人数11876
今日头条

“当拜登访欧撞上“监听门””

   https://www.mitbbs.com/uploadIMG/news9/2021-06-20/pic60ce8c690924d.jpg 6月9日,美国总统拜登从马里兰州安德鲁斯空军基地启程前往英国,开始他就任总统后的首次出访。 据新华社报道,美国总统拜登于2021年6月9日抵达英国,开始他就任总统后的首次出访。在为期8天的访欧行程中,他出席了七国集团领导人峰会和北约峰会,并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在瑞士会晤。舆论普遍认为,拜登此访旨在修复过去四年严重受损的美欧关系。 就在拜登即将满怀壮志踏上欧洲大地之前,现实给他泼了一盆冷水。 当地时间2021年5月30日,丹麦电台等欧洲媒体发出一则调查报道,美国2012到2014年曾利用与丹麦对外情报部门的合作关系,监听包括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内的一些欧洲政要,默克尔和法国总统马克龙等随后纷纷表示,此举“不可接受”,要求美方解释。 “监听门”让拜登重返欧洲绊了一跤 2021年6月9日,美国“空军一号”飞抵英国之后,拜登在机场的首次演讲上,向欧洲人挥手“美国回来了”。前四年,特朗普把欧洲盟友差不多得罪了个遍。直到半年前,“特朗普主义”的幽灵还笼罩在欧洲大地之上。 特朗普在任四年期间,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和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对欧盟钢铝产品加征关税,逼迫欧洲盟友增加军费开支,这一系列行动令美欧关系一度跌至二战后的最低点。如今,拜登带着“安全的承诺”与“合作共赢的诚意”,踏上了修复“美欧”关系之旅。然而始料未及的“监听门”丑闻,给拜登的“修复”之旅抹上了几分尴尬。 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王朔表示,监听丑闻的爆出,让欧洲对未来美欧关系的良性发展持保留态度。 德国《柏林日报》指出,这一事件给欧洲国家当头一棒,也给拜登的欧洲之行蒙上阴影。八年前“棱镜门”的主角斯诺登发推文说:“拜登早就准备好如何回答了,因为他曾深度参与了这次丑闻。相关国家应该要求丹麦和美国全面披露事件的相关信息。” 2013年,“棱镜门”事件曾让美国政府名声扫地。如今丑闻又起,面对这些指控,白宫发言人2021年6月1日在记者会上表示,美国将继续通过国家安全局与欧洲盟友展开合作,并对一切质疑作出回应。这被外界解读为,白宫的态度就是不承认也不否认,更没有一句道歉,其傲慢的态度和奥巴马时代一样。 王朔教授表示,美国认为它是世界秩序的缔造者、建立者和维护者,所以它本身就有一种世界警察的心态,也不认为它窃听盟友是无耻的。不过,长期研究美国外交史和北约史的中国人民大学许海云教授表示,欧洲领导人的“怒火冲天”只是做做样子而已,实质上美欧双方对“监听”的存在早已是心照不宣的“共识”。 丹麦:皇帝的“新衣”,美国的“窃听器” 此次爆出的监听事件中,有一个很少会关注到的国家——北欧小国丹麦在事件中也成为众矢之的。 丹麦童话“皇帝的新衣”启蒙了无数个孩童一生的羞耻之心,在此次窃听丑闻中,丹麦更像是挂在美国身上“皇帝的新衣”。 王朔教授表示,“丹麦之所以卷入美国此次窃听丑闻,首先得益于丹麦本身是欧洲海底电缆的枢纽。” 丹麦地处欧洲的十字路口,北与挪威、瑞典隔海相望,南与德国接壤。为了节约成本和通讯便利,连接英国、德国、瑞典等欧洲多国的海底电缆有多个关键登陆站建在丹麦境内。 2010年,美国国家安全局和丹麦国防情报局合作,在丹麦本土建立了一个大规模拦截海底电缆数据的系统。同时在美国国家安全局的帮助下,丹麦国防情报局在位于哥本哈根南部阿马格岛的情报设施内建立了一个储存中心。电缆中提取的数据会先到达这里,之后被过滤和存储。 美国由此实现对欧洲数据的获取,其中就包括欧洲领导人的短信、电话、网络浏览和消息传递。 对于丹麦协助外人监听自家人的行为,王朔教授认为,“丹麦作为北约成员国,不可能不听美国的。实际上别看其他欧洲国家现在义正辞严地挞伐丹麦和美国,当美国要求他们做这些事情时,他们也会同样偷偷摸摸并不遗余力地去帮美国做。” 欧盟内部闹分裂和争利益,一直伴随着欧盟的成立持续到现在。 “丹麦冒盟友之大不韪,帮助外人监听自家兄弟,就是欧洲不团结的反映。”王朔教授说,“欧盟那些国家基本都是以自己的利益为首要考虑目标,欧洲整体利益在自己利益面前不值一提。” 或许地理位置处于“四战之地”,或许自身力量单薄。丹麦唯美国马首是瞻,存在一定的历史基础。冷战结束后,丹麦最早支持波罗的海三国加入北约和欧盟,并与美展开密切合作。上世纪90年代,美国领导的多国部队积极介入巴尔干半岛的主权纠纷,丹麦是其中的积极分子。“9·11”事件后,美领导盟友相继发动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在利比亚推翻卡扎菲政权,在叙利亚境内展开军事行动等,丹麦很少不参与其中。 “在国际关系的利益之中,或许价高者先得,或许美国给丹麦带来的利益高于欧盟,从而使得丹麦选择吃里扒外。”许海云教授表示,冷战结束后,在欧洲最亲美的德国自主意识开始上升,美国不得已要在欧洲重新找更听话的“国家”,而丹麦成了不二“人”选。 除了地理位置和安全依赖之外,许海云教授认为,丹麦对美国马首是瞻还有两个主要原因:一是丹麦经济结构比较单一,只有鱼类、木材和铁矿石出口,经济严重依赖美国。二是丹麦是典型的北欧中立国,它的开放度和自由度很高,所以欧洲国家也对它的认可和接受程度比较高。因此其他欧洲国家对它的防备心不高。 阳光下的秘密 美国监听盟友,早已是阳光下的秘密了。“维基揭秘”曾爆料,从上世纪 90 年代起,德国经济、财政和农业等部门就被纳入美国的监听范围。2006年至2012 年间,美国国家安全局对法国总统、多名部长、法国驻美国大使等政界要员进行监听。 近日,在西方媒体披露的信息中,美国通过丹麦实现的监视目标包括德国总理默克尔,以及分别于2009年和2013年落选的两位总理候选人:现任德国总统弗兰克-瓦尔特·施泰因迈尔和社民党重要人物佩尔·施泰因布吕克。此外,法国、瑞典、挪威等欧盟国家领导人和高层政治人物也被直接监听。 斯诺登也曾揭露全球有35名元首遭到美国的窃听,包括巴西、墨西哥总统等。 王朔教授认为,这些年来,美国在盟友之中的权威是不断下降的,因此它主导的反恐战争等很多行动,都得不到盟友的真心认可。“美国如今的实力难以支撑他想要的霸权。”王朔教授说,美国要想盟友贯彻自己的意志,维护自己的利益,它就必须要保持一种对盟友的控制,尤其是对这些所谓越来越不听话的盟友的控制。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副所长苏晓晖在央视节目《环球视线》上表示,在美国盟友体系中,盟友也分为三六九等,其中“五眼联盟”在分享情报的层级上,相对最为高级和最为敏感。法德两国在与美国分享情报上不如“五眼联盟”。因此在盟友有异心之时,美国希望自己事先有个预警。 在美国有恃无恐监听盟友的问题上,王朔教授表示欧洲如今正享受世界秩序的红利,但由于其实力不足,必须依赖美国维持如今的世界秩序,从而维护其政治安全、军事安全以及社会的发展等。 “西方文化与我们有所差异,在他们的文化理念中,像监听这种丑闻,不是伤害朋友感情的根本问题。不会从根本上动摇合作的根基。”许海云教授说,欧洲国家也比较务实,现阶段它们需要美国的支持和帮助,所以这些丑闻无关大局。因此它们采取了比较隐忍的态度。 王朔教授也认为,拥有一定实力和资本的欧盟不愿意完全牺牲自己的利益去给美国当排头兵,尤其在中美冲突之中。欧美关系本身在特朗普时期就出现了裂缝,然而在拜登上台,致力于修复美欧关系的微妙时刻,却爆出如此巨大的监听丑闻,给今后美欧关系埋下了一颗雷,美国不可靠的形象在欧洲人心中又加重了。 “雷声大雨点小”,是结局亦是宿命 2013年,在棱镜门事件曝光时,美国时任总统奥巴马公开承认了监听行为,但没有道歉,也没有对任何美国官员进行处分。欧洲媒体兴师问罪了一阵子,最后也不了了之。如今美国监听丑闻重起,一些欧洲精英又开始反思欧洲的自主。 为了恢复经济和维护地区安全,冷战结束后的二十多年里,欧洲依旧追随美国,并高度依赖美国建立的国际金融与贸易体系和北约军事联盟。 然而“9·11”事件后,美国打着反恐和安全的旗帜,绑架盟友的意志频繁干预中东与北非事务,使得欧洲盟友不堪其扰。而欧盟相继遭遇欧债危机、叙利亚难民危机、乌克兰安全危机以及英国脱欧等一系列威胁欧盟生存之时,美国并没有积极施以援手。 2017年特朗普上台后,在美欧贸易不对等、欧洲国家在北约内的安全义务等议题上,更是大力抨击欧盟。 在此过程中,美国在需要盟友的时候,对盟友呼来唤去;在盟友遇到危机之时,却袖手旁观。为了防止盟友产生异心,还不断地监控盟友。这真应了基辛格那句话:做美国的敌人是危险的,做美国的盟友则是致命的。 欧洲对独立自主一直在挣扎,欧美之间的合作与纷争更是常态。 2016年,欧盟首次提出“战略自主”概念。近年来,欧盟分别同俄罗斯和中国推进的北溪2号和《中欧全面投资协定》,被外界解读为欧盟想摆脱对美国依赖走向自主的重要一步。不过王朔教授认为不能过度解读欧盟这两项涉外“工程”是针对美国的。无论俄罗斯的能源,抑或是中国的市场,欧盟的出发点首先是自己的需求。 欧盟体制的缺陷也制约着欧洲的自主。欧盟的体制过于强调他们所谓的“价值”,因此其办事效率不高,导致难以凝聚足够的实力解决欧债危机、中东难民危机以及域外势力对欧盟的挑拨离间。缺乏足够自主的欧盟,注定缺乏足够的综合实力维护欧洲安全,尤其恐怖主义和假想敌“俄罗斯”的威胁。 欧盟虽想方设法寻求自主,但在军费支出上并不积极。“防务实力的强大并非一朝一夕能完成的,欧洲的安全几十年来依赖美国已成惯性。”王朔教授说,再加上欧盟对其成员国的赤字要求非常高,若提高军费分摊额度,不仅成员国吃不消,欧元的信用还势必受到波及。许海云教授称,北约大概65%以上的军费开支基本上由美国来负担。 最重要的是,王朔教授认为欧洲民众早已习惯和平,如果过多投入军费,容易引发民众的不满。因此在某种程度上,欧盟不得不依赖美国对欧洲安全的保障。同时在经济上,美国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也是欧洲最大的海外市场,这也决定了欧洲对美国具有较大的依赖性和依附性。 “当年欧洲国家要建立自己的‘欧洲军’,建立自己的防务体系。美国立刻要求‘欧洲军’只能在北约的框架下建立,而且‘欧洲军’的职能不能和北约军队重合,它只能承担北约军队的工作,比如维持秩序和战后重建。而真正的军事行动必须全由北约主导。”许海云教授说,美国不希望欧洲的防务脱离自己。 此外,欧洲要想做到自主,绕不开俄罗斯这个坎,如果想在地缘政治上和俄罗斯建立互信,双方必须有诚意地妥善处理好乌克兰主权危机和北约东扩问题,从而使得双方在地缘政治方面都获得自我满意的安全感。然而欧俄关系的改善却更绕不过美国这道坎。许海云教授认为,美国总是刻意保持俄罗斯与乌克兰之间的紧张关系,以此来给欧洲国家施加压力,让它们感到美国的不可或缺性。因此许海云教授如此评价:“欧洲想彻底摆脱美国,现在还为时尚早。” “雷声大雨点小”,依旧是这场监听丑闻的结局。这结局不仅是欧洲人的无奈,更是他们的宿命。王朔教授说,世界只有一个美国,欧洲人觉得自己没办法超越它,就只能依赖它。

    新闻大杂烩
    回顾
    赞助链接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 - 未名空间 (mitbbs.com)- since 1996